主页 > 校园风貌 >

二战时诞生的日本黑市,后为黑社会提供了发展空间

编辑:凯恩/2018-09-22 14:41

  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在国内实行严格的配给制,以粮食和燃料为主的民生物资实只能以家庭为单位定时定量购买。随着日军在太平洋上节节败退,从海外掠夺的物资越来越难运回国,日本政府管制的商品种类越来越多,普通百姓能买到的数量却越来越少,自然而然地,催生了当局所不允许的私自交易,也即“黑市”。

  畸形繁荣的黑市带来了贫富分化。最底层的小贩一般情况下每天能赚到50日元,黑社会派去维持秩序的打手们每月能赚600到1000日元,刚好与当时东京、大阪等大城市的公务员月工资相当,而最顶层的黑市批发商每天经手价值数百万日元的货物,获利同样以百万日元计。

  1945年年底,亚洲各地投降的日军陆续被遣返回国,大批衣食无着的退伍兵涌入黑市混饭吃,有的直接成了商贩。例如在大阪,一个退伍士兵在黑市里转了一天找不到零工可打,干脆卖掉身上的军裤换了顿饱餐,次日就开始做起倒卖旧衣服的营生,甚至直接从医院太平间里扒来死人的衣物,上面还带着结核病人咳出来的斑斑血迹,他和同样卖旧衣服的商贩们互称“佛陀”来自嘲。

  日本战败初期百业凋敝,无论哪里传出招聘的消息,门前都会立刻被求职的退伍“鬼子兵”挤满

  1945年至1950年,黑市交易成为几乎每个日本城市居民生活的一部分

  东京一名年过七旬的老妪,儿子战死,儿媳死于美军空袭,独自抚养两个年幼的孙子,不得不把家中衣物拿去黑市变卖换钱买粮。1947年两次遭到逮捕,被判刑入狱。负责审判她的法官山口良忠被深深刺激,要求妻子不要再给自己吃任何黑市上买来的食品,好让自己“以清白的良心履行法官的职责”,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山口良忠许多时间只能喝盐水度日,患凤凰彩票(fh643.com)上了严重的营养不良,1947年11月初饿死在家中,年仅33岁。山口良忠的死亡仅仅换来了社会舆论上一阵讨论,却并没有遏制黑市的繁荣,毕竟在当时,东京的普通公司职员一个月工资收入是300日元左右,仅够在黑市上买4升大米。

  日本在二战期间大量生产冰毒,以“除倦觉醒剂”的名义给飞行员尤其是神风特攻队员服用

  还有一些退伍兵加入黑社会当了打手,甚至自己成了“大哥”。同样是在大阪,一个叫森本三次的退伍兵,找到市议长作为靠山,拉起一帮兄弟控制了一处叫梅田的黑市,每天穿着拉风的美军飞行员皮夹克,揣着短刀,别着手枪在梅田黑市里巡视,维持秩序,自称“这是个弱肉强食的冷血时代,我竭尽所能地阻止它,然而在这世道生为日本人真是可悲”。

  松田组经营的黑市入口

  据田冈一雄本人回忆,兵库县警察署署长曾经低三下四地恳求他火并朝鲜黑帮

  因为拒吃黑市食品而饿死的日本法官山口良忠

  朝鲜人和台湾人的势力最终衰败下去,激烈的黑帮火并暴露出当时日本警方的虚弱和腐败。大阪流传着这样的段子:某个市政厅办事员的大衣被偷了,他跑到黑市上寻找,果然发现正在出售,便凭自己的身份找来两个警察,谁知警察竟然建议他自己跟卖大衣的小贩商量,最后办事员不得不花500日元买回了自己的大衣。

  大部分消失的物资最终出现在了黑市上,据后来担任大藏大臣(财政部长)的石桥湛山估计,价值大约1000亿日元,超过日本在“七七事变”之前十年的财政支出之和。日本银行业的统计则显示,二战结束后不到3个月,日本居民总共从银行提出了2700亿日元的储蓄存款,这些钱绝大多数流入了物价飞涨的黑市,以换取紧缺的生活必需品。

  1948年帝国银行投毒案现场惨状

  这个其貌不扬的日本男人叫田冈一雄,是黑社会组织“山口组”的成员。接下来的三天,他用类似手法在神户火车凤凰彩票(fh643.com)站附近又开枪打伤6名店主,全是日本战败后滞留的朝鲜人或者中国台湾人。

  日本战败后,冰毒从军队流入民间,泛滥严重

  “我是故意的吗?”对方瞪圆双眼反问道。

  就在这时,来了一个约莫30岁出头,长得精瘦黝黑的日本男子,飞起一脚把米店的招牌踢成两截。

  日本警方发现一名小平义雄连环杀人案受害者的遗体

  1945年冬天,挤满无家可归者的日本东京上野车站

  “替天行道”的黑帮

  朝鲜战争给日本打了强心剂,世界局势的进一步变化则给日本拉到了长期饭票。1951年6月,美国与日本签订《旧金山和约》,结束对日军事占领。日本继而顺利地融入各个美国主导的金融和贸易组织,升级工业体系,开始了一段经济腾飞的神话。

  对于无权无势的普通人和少数遵纪守法的官员,黑市更多意味着无奈和耻辱。基层警察对付不了向黑市供货的权贵财阀和背景深厚的黑社会组织,只能随机找倒霉的黑市商贩和顾客开刀,从1946年到1948年,日本全国因参与黑市交易被捕的人数分别是122万、136万和150万。

  朝鲜战争期间日本丰田汽车公司为美军生产的越野车

  狡诈凶狠的山口组“三代目”田冈一雄,二战后把这个只有几十人的犯罪组织扩张到上万成员、年收入数以十亿美元

  小平义雄案和帝国银行投毒案因为其猎奇性和轰动性得到了广泛关注,几十年后还被改编成电影。相比之下,同一时期日本许多其他骇人听闻的恶性案件,诸如儿子为了抢夺黑市买来的粮食砍杀亲生父亲,囤积粮食的黑市小贩半夜被持斧恶汉闯入家中灭门等等,竟然都不能吸引公众的眼球了。

  人间炼狱

  1946年8月,东京警方逮捕了连环杀人犯小平义雄,此人曾在日本海军陆战队服役,参加过臭名昭著的济南惨案,因在白刃战中捅死多名中国士兵获得勋章,并曾残忍地用刺刀剖出中国孕妇肚子里的婴儿取乐。回国后,小平义雄兽欲难改,从1945年5月到1946年8月连续奸杀7名女子,从女中学生、工厂女工到家庭妇女不一而足,根据这个变态狂魔后来的口供,他在作案时往往从一句“我有门路能买便宜大米”开始,因为“在战争结束的这段时间里,大家都没饭吃,于是人们也就不关心衣着打扮,而是想着填饱肚子了。我也就是利用了这一点,跟女孩搭讪十拿九稳”。

  无独有偶,东京的“松田组”以市政府做靠山,啸聚两千多成员,控制了日进斗金的新桥黑市。孰料1946年6月,松田组的头目松田义一被台湾帮枪击身亡,其妻松田芳子利用帮内各派明争暗斗,以协调人的角色成功上位,成了日本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黑老大,一个月后带着上千打手浩浩荡荡地冲进东京涩谷区台湾帮控制的宇田町黑市,在涩谷警察署附近大打出手,当场打死7名台湾黑社会骨干成员和1名警察,打伤数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