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教育 >

三一重工领投A轮 他做AR眼镜解放一线工人双手 出货约1000套

编辑:凯恩/2018-12-06 14:24

  2008年,苏波在与西门子、GE等大型企业合作拍摄工业宣传片时,对工业生产工艺与流程有了深刻了解,也对其中的痛点有所知晓:

  注: 苏波承诺文中数据无误,为其真实性负责,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为内容客观性背书。

  今年5月,0glass完成A轮融资,由三一重工旗下产业基金明照资本领投,铭道资本与和君资本跟投。之所以选择明照资本,苏波是考虑到三一重工纵横向联系的产业非常多,资源聚集能力更强,能为日后的研发和市场拓展带入更多的产业链资源。

  去年6月,青橙视界发布了AR智能眼镜产品,一款墨镜式AR一体机 。因为是全球第二款类似产品,第一款尚未量产,所以团队在研发过程中遇到的难点之一在于没有参照物,全靠摸索;同时,他们要将所有零部件都做的很小,才能集成在墨镜式一体机上。

  而当和君资本的人在国外调研一圈回来后,还是在次年3月投下了400万元的天使基金。因为他们发现,国外做AR+工业的公司创始人平均年龄比苏波他们还大,得在46岁。

  综上考量,苏波选定“AR眼镜+工业”为创业方向。他随即一边做市场调研,一边组建团队。

  0glass致力于工业级AR智能眼镜、算法的开发优化与应用,可根据工业领域中不同应用场景,提供定制化开发与解决方案。

  目前,0glass合作的开发者客户将近30家,直接客户15家,多为华为、江铃汽车等大型国企及军工企业。设备订单累计有1500多套,其中正式出货约1000套。

  技术方面:现有的技术尚不成熟,与70年代中后期计算机的发展阶段相似。基于此,做工业级AR智能眼镜更为合适。

  9月,苏波将公司名称“青橙视界”改为“0glass”。“原来的公司名,让人感觉更像是一家做游戏或是针对C端用户的公司。”

  期间,苏波前往以美国、色列等国家考察,得出以下结论:

  ?导语

  原标题:三一重工领投A轮 他做AR眼镜解放一线工人双手 出货约1000套

  一年后,团队研发出AR眼镜相应的工业级算法,三人自筹的500万元也将近见底。

  “年长才做得来工业”

  

  尽管营销与展览展示对AR眼镜也存在需求,但在他看来,此需求仅为“痒点”,并非痛点,还拥有很多可替代方案。

  而此时他已做到深圳水晶石副总裁的职位,发展遇瓶颈,想要创业一番施展拳脚。

  不少客户对此类应用颇为认可,愿意先行立项(大型企业一般先要立项,第二年才能开展项目)。

  11月,苏波和CTO王友初在国家电网湖北超高压部做调研。一天晚上,和君资本的投资经理加了他微信。对方找他谈项目的心情很急切。苏波回到深圳后,连家没回就去会见。

  这源于工业的特殊性:年轻人多对工业场景不了解,缺乏积累沉淀,年龄较长的人才能更好地把握和理解工业场景特性与客户痛点。

  工业领域则不同,AR眼镜能解决工业生产领域三大痛点:以第一视角呈现设备终端信息,解放一线工人的双手; 帮助管理人员实时管理员工的工作细节;客观采集和输出一线员工工作的大数据。而这三点的解决,尚无可替代方案。

  10月,0glass Pro开发者版实现量产,量产能力为每月300套,主要受限于成像镜片的生产工艺难度。据苏波介绍, 0glass 凤凰彩票(fh643.com) AR眼镜一体机拥有20多项发明专利,其光学部件由团队和上海理工大学合作研发,眼镜主板和内部电路则为0glass团队自主研发设计。

  此时,团队在2015年提供过咨询服务的企业(如国家电网、江铃汽车等)纷纷与其正式签单,将项目落地。

  苏波在2014年10月立项AR眼镜的产品研发,次年12月成立青橙视界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为0glass深圳增强现实技术有限公司,文中简称0glass),去年6月推出墨镜式AR一体机0glass。

  产品形态方面:要开发双目式方案而非单目式方案——若用户长期佩戴使用单眼聚焦,视力将受到一定影响;要做形态自然的墨镜式而非头箍或头戴式。

  责任编辑:

  文| 铅笔道 记者 连然

  产业工人迟迟未能享受到互联网与信息技术发展的便利。在生产流水线上,运作以秒为计算单位,他们始终需要以第一视角来作业。而现有的信息技术终端能提供第一视角的很少。

  彼时,他们的产品尚未研发完成,苏波选择以视频方式向客户展示AR眼镜在工业生产中的应用。

  在水晶石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作时,苏波接手过AR+营销、展览展示、舞台美术这三个领域的许多项目。

  ◆两代机型

  6月,符合苏波预期显示效果与佩戴舒适度的0glass如期发布。

  工业+AR

  解决方案主打三横三纵领域:“横”为巡检维修、生产装配与工业实操培训,“纵”为能源、制造与军工。解决方案PSS中设定好的通用模块占到80%,企业购买后只需根据自身情况稍作调整即可操作运行。收费模式分两种:使用的终端数、项目大小。

  “通宵熬这么多天,我们真的尽力了,你不能这么一句全否定…”声音渐渐低下去。“这个东西我不要了,重做!”苏波毅然决定。

  他以国家电网高压设备的巡检过程举例:

  “需要将CPU、存储装置、传感器等集成到一块10层的PCB版上。但是这块板子的生凤凰娱乐(fh643.com)产却遇上了麻烦,我连续找了国内的两家上市公司,都生产不出来。”苏波为此非常头疼。直到王友初托关系找到给苹果代工的第二大PCB供应商,这块短板才算搞定。

  

  ◆佩戴0glass巡检

  这是2016年5月中旬,0glass的AR眼镜发布前半个月的一天上午。“宁肯推迟发布会,也要在东西能拿得出手时再拿出去。”

  硬件的负责人有了,还得找软件的。他对国家超级计算深圳中心副总工程师徐泽明博士很感兴趣,力邀其加入,却迟迟未能说服。直到苏波后退一步,“兼职也可以”,徐泽明方被打动。兼职半年后,徐泽明辞掉超算深圳中心副总工的工作全职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