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健康教育 >

腾讯分分彩网站话题 家长吐糟尺度大专家回应太保守小学生性健康

编辑:凯恩/2018-12-04 12:44

  原标题:话题 家长吐糟尺度大,专家回应太保守,小学生性健康教育又引争议!

  性是人类的天性,而作为性知识传播途径的性教育,却为何频繁引发争议?我们又该如何面对性教育?小编集合了专家、学生和家长的观点,以及一些学校的实践,希望对读者有所启发。

  2月最后一天,浙江杭州萧山一位妈妈吐槽学校发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尺度太大并晒出图片。

  2014年11月7日,广州第十二届性文化节开幕,作为主讲嘉宾的国内知名性学家彭晓辉在演讲时突遭一名大妈泼粪,现场极为狼狈。

  2014年10月有媒体报道称,武汉各小学下发的《生命安全教育》一书,因教材尺度大引起家长的强烈不满,有网友质问其与黄色书刊漫画有什么区别,一些媒体甚至称其为涉黄教材。

  〇孩子没想的这么复杂,是成人想的太多,早点普及没错啊,难不成打马赛克么?那还普及个锤子。

  〇早点普及的好,性教育也是一种教育,和平常课本中教授的知识是一样的。让学生坦诚相待,比长大了偷偷摸摸想知道但是了解到的不正确好。

  〇孩子小小年纪分辨是非的能力差,如果他们认为很神奇,进而照着去学、去尝试,岂不是得不偿失?

  综合两边网友观念不难看出,对孩子进行性健康教育是学校教育的应有之意,但对于何时开始对孩子进行性健康教育、选择什么样的教材开展性健康教育等方面存在不同意见。

  小编认为,家长和学校有观点冲突,并不代表一方必须取代另一方,学校应该与家长一起努力和学习如何教育孩子。例如,学校在开设相关课程和选择教材时,是不是可以对家长进行调查,发现问题,然后采取积极对策,而是一味我行我素;同样的,家长也要相信学校的选择,毕竟教育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行业,不能随个人意志而行之,家长应该让“专业人做专业事”。

  性是人类的天性,而作为性知识传播途径的性健康教育,为何频繁引发争议?我们又该如何面对性教育?小编集合了专家、学生和家长的观点,以及一些学校的实践,希望对读者有所启发。

  针对教材“太直白”“下流”的质疑,编写《珍爱生命》的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回应称,“当一个孩子遭受性侵害,他连什么地方被触摸都描述不清楚,如何得到有效保护?

  每位家长都想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孩子,但只告诉孩子哪里不能碰的做法却令专家们担心。中国性学会青少年性教育专委会委员、深圳性学会会长陶林觉得,孩子是一张白纸,给予规范、严肃的性知识,他们就会以科学的态度面对;遮遮掩掩、一知半解反而勾起好奇,再加上媒体、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性信息,才可能诱发危险的尝试。

  陶林在初中组织性知识科普大赛,结果,台上的学生严肃地抢答、思考,台下的成年人反而偷笑、议论,想歪的并不是孩子。

  公益组织“希希学园”负责人韩雪梅介绍,《珍爱生命》这套书中大段篇幅讲平等独立、尊重他人、作决定以及性不可耻的内容。韩雪梅说:“实践中,绝大多数孩子也都严谨而轻松地对待性教育课程。”

  “我从哪里来?”童年时,孩子们大都打过一个好奇的问号。“你是捡来的。”父母的答案大多秉持“回避”。

  北京市宣武区曾在中小学内开展了50000人份的调查,结果显示,该区青少年性生理成熟年龄提前,而结婚年龄推迟,从而导致婚前性成熟期延长。青少年一方面缺乏性知识、避孕知识,另一方面初次性行为低龄化,从而导致意外妊娠、性病与艾滋病病毒感染率上升。

  “然而,谁告诉过孩子,卵子排进输卵管,在什么情况下会跟精子结合;谁告诉过孩子,精子是通过什么方式进入身体的?”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陈一筠说,对于这些生理常识,家长往往讳莫如深,采取“鸵鸟态度”。

  陈一筠介绍,上世纪90年代初,世界卫生组织在珠海召开亚太地区首届艾滋病大会。闭幕晚宴上,一位世卫组织官员语重心长地说,中国要警惕艾滋病蔓延——因为中国尚未开展青春期性健康教育。作为一种严重的性传播疾病,艾滋病极易侵袭青少年。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是许多家长教育孩子的“指南针”,该书作者尹建莉在书中写道:儿童对性的好奇根本不像成人以为的那样大,成人完全可以避开解释的尴尬,把这个问题用另一个说法坦率地讲出来。

  如今,在中国的一些大中城市里,只要稍稍留心,就会发现,与“性”相关的符号其实就在孩子眼前。街头灯箱广告上的性感女郎;电视里越来越多的男女亲热场面;互联网上随处可搜的性关键词……

  参与编写北京某学校性教育试验教材的吕卫红说,北京性健康教育研究会对北京14所学校453名小学四、五年级的学生进行了一次性知识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不到20%的学生从学校获得性知识,有5%的学生可以正确识别性隐私部位。与此同时,有16%完全不识性器官,超过14%的受访者说他们不知如何处理性侵犯,而另外4%的学生觉得性侵犯“无所谓”。

  当有人质疑“对小学一二年级学生进行性教育为时过早”时,许多专家和一线教师指出,恰恰是提前教育,才可能将问题防患于未然。

  “我们不是要教导孩子去过性生活,而是要堂堂正正告诉他们,孩子是父母爱的结晶,性是美好的,不是肮脏的,这样的教育在低学龄期完成,更有利于儿童成年后的家庭和谐。”上海理工大学附小副校长徐晶说。腾讯分分彩网站

  华中师范大学人类性学教授彭晓辉(微博)认为,性健康教育应该提早,“家长越藏着掖着,孩子就越好奇;中国家长习惯于告诉孩子‘你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结果孩子就会自卑,还可能阻碍心理和智能的正常发展”。

  因遭家长“举报”,涉事学校相关负责人已表示,学校决定将该书收回,但性教育课仍会坚持上下去。那么,与“性”相关的儿童教育课程究竟教些什么?推广时又该注意什么?我们不妨看看上海理工大学附小和北京朝阳区安慧里中心小学的做法。

  上海理工大学附小选择的是卡通插图较多的教材,在“我从哪里来”章节中,插图中出现了妈妈的子宫以及宝宝从妈妈阴道里生出来的画面等,都是卡通造型。此外,课本还用“游泳冠军”来比喻精子通过竞争最后与卵子结合的过程。例外,教材中也会穿插教导儿童主动识别和预防性侵犯的内容。

  例如在《身体红绿灯》一课,孩子在教师的指导下认识身体的隐私部位,包括敏感区域、生殖器官的位置等,然后以亮出“红灯”或“绿灯”的游戏方式,练习识别各种友善或具有攻击性的动作。

  安慧里中心小学将性健康课作为正式课程进入小学课堂。图为学校让男女学生分别参观异性厕所,满足孩子的好奇心。

  北京朝阳区安慧里中心小学同时邀请专家、媒体和家长到校观课,让孩子与老师互动,解答孩子心中疑问,如果孩子对异性厕所好奇,他们可以分别参观异性厕所;同时,家长若有疑问,也可以现场向专家提问。

  “我们的试验课程定位为‘儿童性别教育’,它包含生命和自我的认知、生理健康教学、男女性别知识、爱和伦理教学以及预防外部侵害的教学等。”上海理工大学附属小学校长丁利民说。

  重庆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庆市忠县中学、重庆师范大学曾联合进行的《基于重庆市中小学生性健康教育的调查分析》结果也显示,中小学生对学校性健康教育有一定需求。半数学生希望有专门性健康教育课程,三成学生希望有专门的性健康教师。青睐青年女教师,并希望男女分开上课,较喜欢教师讲解的方式,在性健康教育内容需求上男女需求有异。

  所以在现实中,孩子们是有学习相关知识意愿的。上海理工大学附小三年级女生戴妍欣在上过学校相关课程后说:“我觉得这样的课很有趣、很开心,以前学了‘我是从哪里来’‘男女生的区别’,今天又学了要好好保护自己。”男生宋章然说:“马路上有红绿灯,原来身体也有‘红绿灯’。”

  上海市长江二中女生小卫津津有味地听着老师传授的拒绝性骚扰的“秘笈”:“家里妈妈讲得比较多的是卫生常识,班主任老师也是讲道德品质的多,而专门教育女孩拒绝性骚扰的则比较少……”

  “单教会孩子数理化和计算机还很不够。”学生家长表示,这样的性教育课程,不像有些家长想象中的那么“羞答答”,而是考虑到孩子的身心和年龄层次,让孩子们自然流露。

  小编注意到,虽然学校一直在努力推进先关教育,专家、家长也对此也很关心,但实际上,家庭教育在性健康教育方面的作用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

  《基于重庆市中小学生性健康教育的调查分析》显示,大部分学生性观念模糊,家庭性健康教育不足。

  对于这一点,华中师范大学人类性学教授彭晓辉表示赞同:家长若想对孩子进行性教育,首先自己要先去了解,去学习,要有所准备,盲目的介入还不如不要涉及。难以胜任的家长,可以支持孩子去参加正规的性教育课程。

  中国性学会青少年性健康教育专委会主任徐震雷认为,学校是青少年性教育主体,但不是全部,家庭教育、社会教育、自学、同伴教育等都是重要的补充途径。我们应逐步形成了充满活力和魅力的学校、家庭和社会“三位一体”的青少年健康教育模式。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新民晚报 凤凰卫视 网易教育 新华网 幼教网 中国新闻网 北京日报 人民网 《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深圳特区报 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