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党建动态 >

上海最冷的深夜 谁为流浪者送去最后的守护?

编辑:凯恩/2018-09-18 12:49

  11月22日,小雪,申城开始步入冬季,杨浦区救助管理站也正式启动了今年的“寒冬季节救助”。夜晚10点,冷风夹着雨,上海中心城区的气温一度降到10摄氏度以下,救助站的巡逻车在杨浦大街小巷巡查了一遍后,停在了包头路殷行路路口。站长李福强背着一个大包跳下车,径直朝街角走去。

  “我能看出大叔心里很着急,但他总是轻描淡写地跟我说,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其他的事情大叔给你‘搞定’。”小樑后来才知道,李福强又专门请了一位律师来协调解决,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过年前,小樑的户口办下来了,并在六月如愿参加了中考。“进考场那天,大叔一直把我送到校门口,转身告别时,我看到了大叔眼里的泪光……”

  2008年,李福强正式成为杨浦区救助管理站的站长,他率先在全市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入专业社工入站对受助人员开展服务。也是这一年,救助站接收了两个16岁的孩子。

  “我们今天的社会仍有许多弱势群体,他们无力解决眼前的困难,而社会工作者是他们的最后一道守护线。”如今,李福强正努力培养救助站内的年轻人接受专业的社工培训,并引进专职社工,让救助工作变得更专业化。“只要社会上还有需要帮助的人,我们的工作就永远不会停歇。”

  “困境儿童有别于孤儿,他们没有法律上的认定,不享受任何国家政策扶持,而社会对其救助的方式也相对落后,孩子还面临各种身份认同的困境……”

  独自坐在救助站里的王旭龙。 黄尖尖 摄

  小张(化名)家在杭州,从小跟着父亲靠倒卖火车票谋生,16岁那年父亲突然离世,他就由杭州救助站送到了上海。经多方走访和沟通,救助站把两个孩子都顺利送回了家中。

  一年365天,李福强不是在救助站里,就是在巡逻的路上,他把自己大部分的时间给了那些与自己素未谋面的救助对象,留给自己家人的时间却很少。

  在困境儿童眼里,李福强就像是慈爱的爸爸。 朱良城 摄

  “民政工作凝聚了无数老同志们默默无闻的付出,如今和他们相比,我们的工作条件已经好很多了,但依然不能忘记那份初心,就是永远走在一线,了解民生疾苦。”自1994年进站,李福强已在救助站工作了23年,从当初的毛头小子成长为一站之长。

  这件事让李福强备受触动。2011年,救助站成立了反家暴庇护中心、困境儿童保护中心和应急救灾临时保护中心“三个中心”。其中,困境儿童问题是李福强倾注了最多心血的部分。就在这一年,李福强又遇到了另外一个孩子。

  父子重聚一刻相拥而泣。 黄尖尖 摄

  深夜车来车往的马路上,李福强和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们穿着反光马甲,出现在桥洞、街角、地铁口,寻找那些在严寒中孤零零的身影。在零下五度的极寒天气里,他与不肯接受救助的“顽固分子”“抗争”到底,好说歹说,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劝进站里,哪怕是住几日,哪怕只是吃几顿热饭,喝一口热汤……

  “每个人的困境都是因自身不同的生活境遇而造成的,走进他们的内心,才能真正帮助到他们。”

  其实早在三年前,李福强就认识王旭龙了。“他一直在这附近流浪,不管我们怎么劝说,他都不肯说话,也不肯接受帮助。”李福强没有放弃,他隔三差五就去王旭龙常出没的几个地方找他聊天,后来才渐渐得知,他是三年前与父亲置气出走,从山东老家来到上海闯荡。

  “困境儿童有别于孤儿,他们没有法律上的认定,不享受任何国家政策扶持,而社会对其救助的方式也相对落后,孩子还面临各种身份认同的困境……”后来,李福强提出“站内救助”和“站外寄养”的困境儿童救助模式,对所有寄养家庭都要求站内社工进行评估和考察,做到对每一个孩子负责。

  每年从11月到第二年的3月,是杨浦救助站“寒冬季节救助”的持续时间。救助等级看天气而动:寒潮蓝色预警对应三级救助,橙色对应二级救助,如遇红色预警则要启动一级救助。越是寒冷的天,越要奔走在第一现场。救助站的3辆救助车,将全区分成3个区域无缝覆盖。李福强带领着团队“扫”街、爬桥洞,24小时不间断地巡逻,只要发现救助对象马上施以援手。

  

  

  “孩子已经没有亲人,而户口是她在这个社会的身份,没有这个身份将来会寸步难行。”但由于孩子的问题太特殊,李福强几乎把街道、公安、法院的门槛都踏破了,情况说明写了一篇又一篇,户口还是没有办下来。就这样7年过去,孩子马上就要参加中考,然而没有户口就不能参加考试。

  “每个人的困境都是因自身不同的生活境遇而造成的,走进他们的内心,才能真正帮助到他们。”

  每年上海的冬天,人们总能看到这样一个穿着蓝色冲锋衣的身影,在冷得结冰的深夜里,穿梭于杨浦区的大街小巷。高架下、桥洞里,他与流浪者并肩而坐,耐心劝说,为那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人们送去温暖。他就是杨浦区救助管理站站长李福强。

  凤凰彩票(fh643.com)图自上海发布,其中崇明县应为“崇明区”,以上救助站信息截至今年7月

  “我们今天的社会仍有许多弱势群体,他们无力解决眼前的困难,而社会工作者是他们的最后一道守护线。”

  李福强第一次见到小樑(化名)的时候,她只有9岁。“孩子瘦瘦小小的,说话声音很轻,街道告诉我,她父亲死亡,母亲失踪,没有户口,没有家人。”看着这样一个幼小的孩子,李福强又心疼又心急。他先是在街道帮助下找到一家寄养家庭,让她暂时在正常家庭中生活,然后就开始四处奔走为孩子办户口。